是酒酒不是洒洒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不会开车。

藏镜人X戮世摩罗

一个段子,凑合吃一口吧…

【藏史】30天X幻想挑战

给双子的生贺!终于写完啦,从前十题到现在隔了好几个月,题目来自微博,祝藏爹和SPA生日快乐,爱你们=3=


链接见评论

【史俏】雪落无声

#史俏

#修为等级来自其他修真向小说基础设定,不重要,就是个名词,理解为很厉害就是了=3=

#感谢林二 @把你捧在手上虔诚地焚香  陪我脑洞帮我取名,爱你啾啾啾=3=

仙禽清唳,祥云万千。

 

 

巍峨大殿前的广场,百名弟子整齐排开,均是劲衣短打,拳脚动作呼呼生风,正是早课时间。

 

 

这便是与剑门、佛门并列人修三大宗门之一的正气门。

 

 

在这人、妖、鬼、魔繁乱的修真界,经历千年争斗,生生为人类修士开辟出一条略占上风的仙道坦途。

 

 

与其他两门不同,正气门汇聚了众多不同类型的修仙者,他们或以符术、或以丹药入道,并不拘于一家,史艳文便是单靠一双肉掌坐稳掌门人位置,已是大乘后期的强者,正气门内四峰十二山的众位峰主、门主所长之物更是各不相同。

 

 

正气门包罗万象,剑门只产剑修,佛门均为修佛者。

 

 

而佛门上下都要尊称一声“大师兄”,法号“俏如来”的下一任住持,便是史艳文的大儿子,俗名史精忠。

 

 

修真界也会下雪的。

 

俗务缠身的史艳文难得半日空闲,隐了气息在门内散步,他修行已臻化境,踏雪无痕这点小把戏更是手到擒来。擦肩而过的意气风发少年郎们,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此次下山的所见所闻,并不知掌门就在身边,连三师兄被并无灵根的凡人女子扔了锦帕在身都拿出来谈笑了一番。

 

“看来平时是拘得狠了。”

 

史艳文摇头笑了笑,只是仙道漫长,途中更是心魔扰身、危机不绝,若无这点谨慎自身的克制都无,还不如做个凡人平淡一生。

 

待转回自己院落,落雪红梅惹了满眼,平静无波的心底才忽地一动。

 

 

 

 

 

“大师兄可是想起了什么?”

 

尽力想像师兄们一般严肃正经的小沙弥却被自己稚声稚气的童音揭破了底,把俏如来难得走神的思绪拽了回来,他没忍住掐了掐小沙弥圆嘟嘟的脸蛋,笑道:

 

“只是看这雪一时半刻不停,若落在红梅上定然格外好看。”

 

“大师兄见过?”

 

“自然见过。家父院中便有一株,每年冬日一下雪,就领着我在树下赏梅,光是雪梅图家中就有十数幅。”

 

 

“师兄今年若去能否带我一起?”

 

小沙弥双眼放光地拉住俏如来的衣角,却见自家大师兄敛了笑意摸了摸他光溜溜的脑门轻声道。

 

“出家人勿以俗事扰心,若有师弟去正气门让他带你一程吧。”

 

 

灯芯被风吹得摇了摇,俏如来自蒲团上站起,走到桌前摊开宣纸,提笔续完了那副白雪红梅,待最后一笔落下,才晾干重新卷起。

 

俏如来抽出本佛经上了床榻,捧着书却半晌没翻页,心烦意乱枯坐一夜,待到第一缕日光透过窗,才闭了闭眼下定决心双指一点。

 

画纸伴着微风被未熄的灯火燃尽,在这肃穆佛门中哪来什么红梅。

 

他每年都要烧掉不知多少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纵然是血缘天定的父子兄弟,也无法相助。”

 

这是俏如来还是软软一团缠着父亲讲仙家事的孩童时,史艳文说的第一句话。

 

他们的道自是不同的。

 

他于佛门有缘,几百年难得上门一次的住持来找父亲谈事,就这么巧他折着红梅跑进殿里。那时他还叫史精忠,作为史艳文的长子自是懂事伶俐,就那一次看见梅花初绽欢喜得失了分寸。

 

 

修真者本是逆天而行,涤荡自身成佛为仙,但在某些时刻却又不得不屈服于天命。

 

僧袍与道衣,修一样的人身,走的是不同的道。

 

 

古刹庄严,摒弃杂念多年苦修方可窥见那抹灵光。

 

非是门规苛责,纵是那些随心所欲的散仙到了一定时候也需了却一切因果才敢成丹结婴,尤其是越往后期,天道便越刁难,非得是无牵无挂彻底断了尘缘才能继续前行。那些心智不坚定的早在天雷下灰飞烟灭,或者彻底迷了眼堕入魔道,更何况是戒律森严连入门都艰难的佛修。

 

当真是大道无情。

 

 

一晃便是百年,他们寥寥见过数面,身边总是围着一圈人,除了正事外也无甚可说。待到俏如来接手了大半门内事物,更是为了三派稳固不得与之交往过切。

 

“史艳文本就是正气门掌教,俏如来又是佛门大弟子,剑门全是一群只追求剑道的疯子,这修真界尽数要落入史家人手中。”

 

这话传了百年,心思活络者见风使舵的有,找机会想把史家人狠狠踩下去的也不在少数,俏如来不能,也不敢。

 

 

亲缘也好,情缘也罢,总归要斩断。

 

俏如来在屋内打坐,史艳文站在屋外静静看着,他修的最好的术法便是这匿影藏形。

 

平安就好。

 

 

 

 

史家出了个魔修!

 

狂风乍起,一夕变天。

 

内有峰主勾结反叛,外有其他中等宗门联合绞杀,史艳文终究还是出手保下了二儿子。

 

“我儿所犯罪孽,史艳文一肩担承。”

 

他将史仗义护在身后,这是泛着层层毒瘴的泥沼,史仗义纵是被陷害,但终归还是犯下孽债,作为父亲、作为掌门,他避无可避,也不想避。终归是史家大权在握,旁人如何安心?

若以一己之身能换世人安宁,倒也不亏。

 

 

 

俏如来已在佛前跪了十天十夜,他已辟谷多年,几个月水米不进也无妨,只是心神耗费巨大,清瘦的身子裹在青色的僧衣里,背脊却挺直着,一刻也不曾弯下。

 

“大师兄……”当年的小沙弥已长成眉目清俊的后起之秀,拿着信急匆匆地走进来,交到俏如来手上,“有你的信。”

 

俏如来握着佛珠的手指细微地颤了下,拆开看了一眼,便烧掉了。

 

“大师兄……”

 

迎着担忧的目光,俏如来站起身拍了拍如今已比自己还要高大的小师弟的肩膀,声音还是数百年如一日的温和。

 

“无事。”

 

 

 

“你啊你!真是自己找死,自己找死!”蓝衣青年一看到床上的病人就气得想摔了药碗,“丹田说捏就捏,还捏得这么彻底,我补都无处补!这如何向俏如来交待啊!”

 

“杏花。”持铜镜的绿衣男子掀帘而入,“我饿了。”

 

“一个两个都不让我省心!快喝,凉了就没药性了。”

 

杏花君嘟囔了半天,还是认命地去生火做饭。

 

已是黄昏,屋内没点灯,史艳文没了一身修为,又刚从鬼门关回来,一时间视力竟退化到连坐在桌边的默苍离的脸都看不清。

 

“多谢两位先生相救。”

 

默苍离看了他半晌,才悠悠开口。

 

“你可知这是哪?”

 

“在下斗胆猜测,可是人世?”

 

“你可知你已是凡人之躯?老、病、死近在咫尺。”

 

“活着已是万幸,平淡也好。”

 

“你可知人世与修真界天堑永隔?”

 

“昨日身已死。并无遗憾。”

 

“你可知是何人嘱托我与杏花救你?”

 

 

默苍离停下擦拭铜镜的动作,没等他回答就起身出了房门。

 

 

知晓又如何?

 

 

昨日身已死,平安就好。

 

 

 

 

佛门大弟子出关了,已是半步大乘,当真是天资卓绝,天道眷顾!

 

佛门之幸,修真界之幸啊!

 

下一任住持继位的时候,佛门举办了宏大的法会,散落在各地游历的佛修都聚集于此,各家各派更是悉数派人送来贺礼,俏如来接连讲了十日经才在万众瞩目中接过那根禅杖。

 

他如今也已是一念之间便可窥见天意的强者,接任前特意闭关自然也是为了能让佛门在修真界更有话语权。

 

这一闭关,便是三十年。

 

 

 

他已许久未来过人世了,儿时父亲曾带自己偷偷来下界玩耍,隔得太久,那灯会上绚烂夺目的热闹场面,在记忆中早失了颜色。

 

俏如来站在一株梅树下。

 

人世的梅花自比不上修真界的灵种,但在这大雪中也独有几分傲然美感。

 

他想说点什么,张开嘴却像哑了喉咙。

 

说什么呢?

 

说我本想来看你,却修为不够怕被人发现踪迹再度置你于水火。

 

说仗义在魔世过的逍遥,存孝做了散仙也找到了心仪之人。

 

说那些幕后黑手大多数在天劫时被劈成了渣,剩下的也早被史仗义扔进了魔世,果然如你所说因果循环,天道严苛。

 

说我最近心魔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为何总能看见你?

 

 

……

 

最终只是哑着声音叫了句“史艳文”,就再无声响。

 

 

雪越下越大。

 

俏如来站在梅树下,没施任何法术,任凭这大雪落了满身。

 

 

 

 

 


【赤御】锁链

先祝大噶情人节快乐啦~送给紫仔 @紫邪情  紫仔超好超可爱!!!!监牢纯车,菌丝真的好难写啊啊啊啊窒息,就,你凑活吃一口哈我爱你啾咪=3=


#赤羽信之介x御魂笑光辉

#监牢 菌丝被吊起来那段

#纯车

全部走外链,戳这

【藏史】寺院

好久没写藏史了,尝试了下另一种写法果然感觉怪怪.....

OOC OOC  OOC



浓重的云层遮掩着月光。

 

 

寺院很大,石子路上有零星的破瓦片,若是娇贵的世家小姐夫人来上香,恐怕走不了几步就会磨破细嫩的双脚。

 

所幸,在这乱世中保命都难,哪来求神拜佛的心。

 

罗碧避开挡路的碎石,举起酒坛送到唇边,辛辣的浓烈从喉间滚到胃里,身体顿觉暖和不少。

 

偏殿的房屋比正殿破碎得更为严重,许是有雨水灌进来过,绿苔静悄悄掩住了神像悲悯的神情。殿门大敞着,枯草几乎要跨过台阶探入内里。

 

 

大胜之后。

 

院外巡防人员早已安排好,院内也仔细查探过,最是安全不过。手下的兵士们横七竖八睡了满地,鼾声震天响。归乡在即,饶是平日最沉稳冷静的左右手都透出些急迫的喜色。

 

主将罗碧反倒有些睡不着,索性拎了坛酒出来晃晃。他自幼习武,年少时便已随养父上了战场,见惯了死亡与鲜血,自是对这鬼神之说不置可否,如此一个殿一个殿逛过来,打发漫漫长夜罢了。

 

 

 

破旧的蒲团好似不如看起来脏污,不然自上方站起的白衣男子身上为何不见任何尘土?

 

 

 

——这双蓝色的眼睛,我一定在哪里见过。

 

 

这是罗碧以俯视的角度将男人整个身体尽收眼底时唯一的念头。

下面戳这

【俏雁虬】不知

送给可爱滴小牧 @四谷小牧  我永远喜翻小牧太太!!啾啾啾!!!我这篇放飞自我彻底写崩,我我我我等下篇我一定!
感谢 @爱妻模范 陪伴我秃头…你还是一如既往滴靠谱!爱你啵唧

#俏虬  虬雁 俏雁  大三角 狗血 混乱 崩坏

#基本全是车 闭眼开  

#最后有一点3x车

#非常雷  非常雷  非常雷  很崩 慎入


俏如来的眼睫很长。

 

微微眨动的时候纤长的触感滑过掌心,像不知哪里来的细细绒毛若有似无地蹭了下心尖。

 

 

梦虬孙哪怕握着狙击枪也稳如泰山的双手却难得地颤动了一下,耳根处的红晕不可抑止地散开。

 

 

藏在杂物间内自渎的时候被人撞见,自己第一个反应不是提裤子而是直接扑上去捂住对方的眼睛,然后就面临着一个到底是应该先提裤子还是先放下手的难题。

 

 

傻透了。

 

 

“咳……俏如来可以自己遮着的。”

 

墨家钜子的声音还是一如往常的温和安定,但里面的笑意确是怎么挡都挡不住。

 

事到如今,丢人就丢人罢。

 

梦虬孙自暴自弃地放下手,转身收拾自己,他的动作极快,因此也错过了俏如来脸上难得的异样情绪。

 

 

手下动作不停,心内确万般思绪回转,到底要怎么才能平稳渡过这件尴尬事……但俏如来一向善解人意应该不会再……

 

未曾想石破天惊一句——

 

“梦虬孙,你方才……的时候,想的人是谁?”

 

 

遭了!他听到了!

 

梦虬孙咬牙,保持着背对的姿势,脸上的表情几乎挂不住,勉力找回平日的语调:“看到鬼!俏如来你胡说什么!是讲你们这边不是都一向比较矜持,这种事怎么还……”

 

“我听到了。”

 

冷意从脚底一寸寸向上爬,飞快地躲进了心底。梦虬孙僵着身子不敢回头,第一次痛恨起午休时为何如此安静。他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叹息,随即肩膀被人按住,他动了动,最终还是乖乖顺着力道转过身,不出意外撞上那双金色的瞳。

 

俏如来安慰地拍拍他乱糟糟的蓝色卷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重复。

 

“我听到了。”

 

梦虬孙傻愣在原地,直到被俏如来推到墙壁上吻住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等等……这是?

下面戳这

【军兵】一个平淡无奇的节日

掷骰子的火柴人动作是后xxxxx入

关键词:性转  君生我未生


性转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非常非常非常崩以及OOC!!!!!


一点点两轮车。






风逍遥一直都觉得自己应该是个男孩子,姓风就算了,居然叫什么“逍遥”。当年《仙剑奇侠传》上映的时候,她可是被班里的小姑娘们缠着叫了好久的“逍遥哥哥”,为首的还是从从小就认识的玲珑雪霏,她连火都不敢发!

 

当然,那几个起哄着也这么叫她的男孩子还是被她揍了的!

 

 

 

 

“风逍遥。”

 

“到!”

 

熟悉的嗓音近在耳畔,风逍遥一个激灵,歪歪扭扭靠在栏杆上抽烟的身体猛地一转,摆出标准的军姿无比正经地敬了个礼。

 

待看到面前人只穿着便服时才反应过来今天是难得的假期,绷紧的神经瞬间就萎了,重新又缩着身子靠回栏杆,懒洋洋打了个招呼。

 

“老大仔,早啊~”

 

“风逍遥,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我怎么知道,我刚起啊!”

 

“……”

 

恐怕这世上也只有风逍遥一个人敢在铁骕求衣面前说赖床说的如此理直气壮了,而且还吃准了铁骕求衣不能拿她怎么样。

 

“老大仔啊,你带饭卡了没?”

 

“带了。”

 

“正好,我还没吃饭,我们出去吃吧。”

 

“食堂还没关门。”

 

“不是吧!那么难吃,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你就请我吃食堂吗?太没诚意了吧老大仔!”

 

 

坐在铁骕求衣对面的风逍遥没正形地啃着披萨,酱汁沾了嘴角也不在意,一边吃着还不忘拿眼神示意自家老大——那个鸡块递我一下!

 

 

酥脆软嫩的鸡肉,腌制得足够入味,一咬下去就有浓郁的肉汁在嘴里迸开,附赠嘴角有温热的触感掠过,铁骕求衣顺手就帮她抹掉了酱汁。

 

这么好的老大哪里找!

 

风逍遥热泪盈眶。

 

这个想法立刻就在回到宿舍后被击得粉碎,万万没想到铁骕求衣居然要和她一起看鬼片,其实本来风逍遥不怕这个,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风水不好,他们的工作地点可以说是灵异事件层出不穷,心怀不轨的歹徒她能徒手对付八个,但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还是搞得她总有些毛毛的。

 

放大的鬼脸猛地出现在屏幕上,风逍遥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往身边最能给她安全感的人那靠了靠,电影还未过半,风逍遥整个人都快窝在铁骕求衣怀里了。


剩下戳这






【虬俏】龙与少年

送给坠爱滴卡卡 @CACa ,卡卡我爱你!!!我滴卡!!!!我爱你!!!龙子和俏哥都崩了.....

大概是两个少年意气的梦虬孙和俏如来......

有段三蹦子...


OOC OOC OOC


 

“现今这世道,真是妖孽横行,邪物丛生,单说那京城里丞相府…”

 

坐在爹亲腿上的小孩儿瞪圆了眼睛,平时最爱吃的花生放在手心,外皮被手汗浸得软绵都忘记吃,连隔壁桌几个军爷都听得入了迷。

 

俏如来坐在角落,就着抑扬顿挫的说书声慢慢吃下一碗清汤面。他本名史精忠,准备进京赶考,书香门第恭俭谦良,家父早年间树敌颇多,便化名“俏如来”,遮掩身形上了路,小弟史存孝死活要护送他一程,眼看路途已过大半,就劝回史存孝独自出发。

 

没成想自己刚用完午饭就遇上了拦路者,为首的贼人黑巾蒙面,明晃晃的刀尖泛着白芒,直言若不交出全身财物就咔嚓一刀宰了便是。俏如来一介弱书生,尝试交涉几次好歹让自己留下点盘缠均无果,只得苦笑着双手奉上。

 

贼首美滋滋刚要接,猝然眼前一道黑影,脑袋一懵已被人掀翻在地,定睛一看确是个蓝衫少年,头发蓬乱,衣衫也乱糟糟的。

 

“看到鬼!青天白日做这种事,胆子是很大喔!”

 

贼首气得要死,奈何少年这一下太狠,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腰扭得厉害,勉强依靠一个还算机灵的手下搀扶才站起来,狠狠瞪了一眼带出来的几个蠢货。

 

“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贼人一哄而上战作一团,首领杀得红了眼,瞥到那边好似还没反应过来的傻书生,几步跨过去抽刀便刺,他手上也不是没沾过血,那么轻易被蓝衫少年放倒也是一时疏忽,这一下直冲着心肺要害而来,俏如来避无可避,眼看就要殒命于此!

 

猝然一点冷锐的剑光!

 

俏如来只觉肩膀被人揽住往旁边轻巧一拨,便听得一声哀嚎,贼首正在泥地里痛得打滚,双手已被干脆利落地斩断。

 

少年一瞪眼,被他揍翻在地的其余人赶忙小心翼翼地蹭过来拖起自家首领就落荒而逃,怕得像是身后有恶鬼追,有的人连鞋子都跑掉了。留在原地的俩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

 

“俏如来。”

 

“梦虬孙。”

 

要去的地方都是京城,便这么结伴上了路。

 

 

俏如来看着沉稳,但岁数也不大,只因是长子,平日在弟弟妹妹前要有个样子,如今和同龄人朝夕相处,骨子里的那点狡黠就冒了头。梦虬孙本就是个跳脱的性子,又好吃,本来一开始看着俏如来是个正经的读书人还有些拘束,后来看他戏耍了一个调戏小姑娘的流氓才发觉这人脸上那层谦和良善怕不是唬人的。

 

 

“俏如来,当初我要是没碰上,你要怎么办?真把盘缠都交给他?”

 

“至多再有一刻种,便会有朝廷的人路过。”

 

“你怎么知道?”

 

“半个时辰前在一个地方吃饭,我离开的时候他们酒喝得差不多了,店家上酒的时候聊了几句,说他们是回京述职的。”

 

“看到鬼!那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帮你?”

 

“旁边那桌小孩儿手里的花生米就是他们给的。”

 

 

再谈起这事的时候他们正泡在热气腾腾的温泉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这地还是梦虬孙发现的,他耳朵尖,尤其对水声异常敏感,俩人误了时辰只得在山洞内过夜的时候,非说有水声,走进内里果然有一汪温泉。他俩喜洁,一路走来满身尘土,便也顾不了许多,欢天喜地进了水。


剩下戳这


【恨网】避雨

送给啾啾 @鸠  滴生贺,很短...恨网太难写呜呜呜我对不起你!!!超超超超喜欢啾啾!!!!你凑合吃一哈麦嫌弃!!

时间线错乱 瞎写的 非常OOC  非常OOC  非常OOC 恨网使人秃头

 

乌云在天际滚着。

 

南宫恨半阖着眼休憩,他内力深厚,倒也不怕石壁潮湿,只那么倚着。洞内宽大,幽灵马车踢踢踏踏跟进来,骷髅马光滑的骨面在阴暗的光线更显出几分惨白来。

 

黑黢黢,阴阳脸,骷髅马。

 

这时候若有胆小的踏进来,怕不是要直接吓得撅过去。

 

幸好这暴雨时,大部分人都在什么地躲雨,绝不会跑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窟洞来。

 

除了网中人。

 

他奉了戮世摩罗的命令来这寻一颗珠子,据说是前前前任帝尊的手下带着叛逃了,虽比不上鬼玺珍贵,但毕竟也是魔主之物,若能嵌在武器中能大增威力。这种细碎的活计本轮不到网中人来做,但他刚苏醒过来,虽已记起自己的身份和修罗国度一些事,意识却还有些浑沌。应龙师那边忙着处理自家几个儿子合谋的逆反,闇盟也没什么动作,倒是修罗国度被戮世摩罗带着三尊管得顺顺当当,整个魔世又进入一个相对平和的稳定期。三尊天天忙得团团转,这时候有个眼线回报,一直丢失的魔珠有了线索,这事就落到了网中人头上,反正他最闲,顺带着稳定下破碎的记忆。

 

 

高手之间都有感应,但他们大多不当回事,对脾气就喝酒,不对胃口打一架就是。更何况网中人一个魔,即便远远有察觉洞内高手的气息也懒得管,他知道自己还有许多记忆未找回,也就略过了那点熟悉感。

 

 

骷髅马不安地踏了几下蹄子,南宫恨睁开眼,网中人正一脚踏进洞内。

 

 

啪。

 

豆大的雨点终于砸落。

 

 

南宫恨直接一掌就轰过来,俩人黑暗中缠斗几个回合,岩壁受不住强大的气劲,被扫到的部位全部化为齑粉。若论打架,没人比南宫恨更了解网中人,他察觉到网中人的状态不大对,立刻就停了手。

 

“网中人!你为何不使出全力!你是在羞辱黑白郎君吗!”

 

网中人却不想停,刚才的对战连假模假样地试探都无,一开始就下意识用尽全力,缠斗地越久,他的记忆就越清晰,眼前人在脑海中的刻影就愈发明朗,黑白郎君南宫恨,这就是他追逐了几辈子的对手!

 

 

战意高昂,他再度迎了上去,即便现今力量未全,这一世他也必败黑白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网中人!你将为你的自大付出代价!黑白郎君将永远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

 

 

网中人要战,南宫恨自是乐得快意,俩人内息猛提,再度战在一起。对掌的轰鸣声、岩壁的碎裂声、掌风的呼啸声,一时间连洞外的暴雨声都被彻底遮住,雨帘隔绝两个世界,洞内沦为他们的战场。

 

 

这场雨下了许久,足足到黄昏时刻,才变作细长的水线轻柔拂过万物。

 

一直躲在角落的幽灵马车朝温暖源头蹭了几步,看到自家主人冷冽的背影喷了个响鼻又退了回去。蓬勃的火光跳跃在南宫恨眼底,本就骇人的猩红更添几分冷意。

 

网中人静静坐在对面,身上的血迹在热力地炙烤下逐渐干涸。这一场打得精疲力竭。南宫恨觉得网中人力量未全无法尽兴,网中人一时也无法彻底击败对方,最后俩人不约而同停了手。雨未止,网中人干脆升起火堆烤烤身子,身为蜘蛛,他本对火有着天生的远离,但这次自己伤的不轻,进洞前本就淋雨湿透了外衫,现在又蒙上几层血迹,便也顾不上这许多。

 

南宫恨本倚着幽灵马车调息,火升起后却摇着阴阳扇坐到了网中人对面。

 

这应该是网中人历经数度蜕变,第一次和南宫恨如此平和相处。

 

他俩都不怎么爱说多余的废话,只自顾自坐着。南宫恨的眼神从身前的火堆落到了网中人身上,几个呼吸间,人就移到了网中人旁边,按住脖颈便兜头吻了上去。

 

网中人被亲得一懵,但也只是一瞬,立刻更凶狠地回吻。原因无他,只是有些熟悉。

 

更习惯战斗上纠缠的俩人在唇齿间的功力上可是差了一大截,更何况还有网中人这个记忆不完整的,基本只剩下了疯狂地撕咬,血腥味刺激着口腔,连南宫恨都受不住,更遑论本就邪性的妖神将。

 

每一个部位都逐渐苏醒,热度破开身体的同时也一路烧到了脑子里,网中人四肢酸软,意识却清醒,细碎的记忆慢慢成型。南宫恨的动作又快又重,落在颈侧总要留下点血迹,火光彻底扎根在眼底。

 

洞内的水声一时竟压住了洞外的淅沥雨声。

 

 

 

这场持续了太久的大雨,终究还是停了。网中人迈出洞穴,雨的气息还固执地残留在鼻腔,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循着线索选了个方向径直去往不提。

 

幽灵马车在泥泞的路间穿过,南宫恨坐在车里摇了摇阴阳扇。

 

此地高手不过如此,无一人可入黑白郎君眼内。

 

 

哼,若是网中人……

【燕剑】最后一题

送给小伙伴 @子规   的燕剑,想写成初恋风青春活泼...结果这样了也是很对不起你。

不长,希望能吃的开心,啾=3=

OOC OOC OOC  一点点肉

#燕剑



窗外的雨下得大了起来。

 

 

电风扇在头顶嗡嗡打转,剑无极撑着头昏昏欲睡,圆珠笔被无力的手指头夹着,不一会儿就把试卷划得满是凌乱的淡蓝色线条。

 

得,又废了一张卷子。

 

聚精会神听着凰后讲解生物的史存孝看见老师的眼神往自己身边飘了飘,心内叹气,剑无极这次小考肯定又要挂科。

 

 

两个高中男生同住的房间干净不到哪里去,书桌上堆得乱糟糟的课本,抽屉里塞满了试卷,床上的被子耷拉一个角垂到地上,枕头也是一个在床头一个床尾。

 

 

史艳文碰上个大案子好多天都住在局里,史精忠这两天住在默苍离家做考前冲刺,原本被四个精力旺盛的少年郎填满的家现在空荡荡的。至于小空,他自从上高中就坚持住校了,寒暑假都不在家呆,只有逢年过节才臭着脸不情愿地上桌吃个团圆饭。

 

 

照常是史存孝埋头做题,剑无极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翻漫画。

 

天儿越来越热,他俩一回来就先去冲了凉,剑无极差点没踩着球鞋直接冲到浴室里。

 

史存孝擦着头发经过客厅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空调扯开嘴角喷着冷气,空荡荡,黑黢黢,阴森森。他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按掉开关。

 

反正也不会有人再回来。

 

剑无极翻完整本漫画,史存孝的题还没做完,他跳下床准备去拿可乐,一打开卧室门就被热气“呼”地逼退好几步。

 

史存孝在家随便套着T恤短裤,史艳文收入不低,但自小史家兄弟们就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衣服洗得发白没关系,在家当睡衣穿。他个头蹿得快,性子也沉稳,从背后看肩宽腿长,少年气与些许成年男人的味道糅杂,每到情人节总能收一抽屉巧克力。

 

剑无极凑过去,搭着史存孝的肩膀看他做题,没看几眼题目就不由自主地盯着史存孝随着笔画在纸上移动的腕骨发呆,那块凸出的骨头像是一下下蹭着剑无极的心,身体都被蹭得热了起来。

 

可能离得太近了吧。

 

剑无极心想。

 


下面戳这